代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絲小說 > 曆史 > 異世:為我大漢之崛起 > 第13章 棄車保帥

異世:為我大漢之崛起 第13章 棄車保帥

作者:流火雲煙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3 11:39:32

第十三章 棄車保帥

庫勒徹裡吉撤退了,儘量的維持著不讓士兵們大規模潰逃。

一旦引起大規模潰逃,在這北涼地界,人生地不熟他們真不知如何能把人手找回來。

但是現在一個一個的都撒開了丫子跑,又是大晚上的,還是有很多讓嚇傻的傢夥跑的不找邊際。

哈爾薩大營。

本來氣定神閒坐鎮中軍,等著好訊息的乎爾哈赤也聽到了士兵的彙報。

說此時北方火光沖天,方向好像是仙人穀那邊。

聽到訊息的瞬間,乎爾哈赤騰地一下站起來了,大吼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們的主力不是往馬蹄坳方向了嗎?赤麵!赤麵!”

乎爾哈赤急忙著急赤麵過來問話。

赤麵聽到乎爾哈赤叫自己,也是怕極了。

剛纔他是親眼看到那長長的火龍隊伍往西北方向走了,那裡通往的隻能是馬蹄坳!

所以他把手中的前營將士交給庫勒之後,就回來稟報乎爾哈赤了。

“將軍,我真的親眼所見他們前往的方向是馬蹄坳啊!

這所有人都可以作證,我的親兵,還有前營守衛的將士很多都看到了!

這,這莫非是神兵天降?他們從哪裡來的援軍???”

乎爾哈赤一腳踹了上去。

“混賬東西,你是斥候將軍還是我是?

我命你做千人將交給你八百斥候,你現在問我他們援軍從哪裡來?

我要你何用?

拉下去打入死牢,等候大單於發落!”

乎爾哈赤恨不得現在立馬把赤麵斬首示眾,因為這次他的表現他差勁了。

可是他雖然是王爺,但是戰時期間他隻有權處理千人將以下的將領,其他都隻能讓大單於來發落。

因為以前弱小的時候,哈爾薩人習慣了隨意斬殺手下士卒。

後來北宮秀上位後曾明確規定,戰時期間,百人將無權處死任何士卒,潰逃者除外!

任何人,除他北宮秀自己外無權處死千夫長和萬夫長。

悲催的赤麵直接背鍋被打入囚車,因為大營內條件所限製,冇法設置囚牢,所以此時赤麵被關押在了木質的囚籠內,還給拷上了枷鎖。

得知庫勒、徹裡吉他們確實被埋伏的訊息後,乎爾哈赤突然冷靜下來了。

他明白此時如果他這個統帥不冷靜下來,那麼全體大軍麵臨的將是滅頂之災。

這次帶出來的士兵全是本部精銳啊,他和哥哥兩人經過這麼多年的積攢,東征西討就積攢下來那麼點家底。

這一次要是敗了,可就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到時候麵對虎視眈眈的左右賢王,北部部族再加上一個大唐,恐怕哈爾薩將要大亂。

“不行,不能這樣。我必須把他們帶回去!對!把所有人帶回家!”

乎爾哈赤不愧是一代梟雄,隻是一盞茶的功夫他便下定決心。

他要把剩下的人馬帶回去,然後自刎謝罪。

他知道自己哥哥的雄心,他這些年一直對西唐表現的懦弱可欺,就是為了有朝一日重新殺回來。

不能因為這次小小的試探讓他一生的希望破滅,當然也是他的希望。

人類就是這樣,弱者在逆境中滅亡,強者在逆境中崛起!

重新振作起來後,乎爾哈赤立馬吩咐道:“來人,點齊剩下的兵馬,準備隨我出征!”

“巴圖!死哪去了,你去把所有牛羊都放出來!驅趕至大營西側!”

乎爾哈赤一道又一道的命令不停地下達著,這時大家覺得這纔是那個所向披靡的戰王!

這纔是那個臨危不亂,好多次是在逆境中翻盤的草原之狐!

哈爾薩大營這邊在緊鑼密鼓的佈置著,庫勒和徹裡吉這兩個難兄難弟已經被北涼軍的前排部隊追擊上了。

趙忠此時親自帶頭衝鋒,騎著一匹棗紅馬,手持一把大關刀一路劈砍,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往往一刀下去,那些手持木質長矛的哈爾薩士卒的長矛就會被劈成兩半,順帶著砍入那些幾乎不曾著甲的哈爾薩人的身體內。

因為緊張的情緒加上瘋狂逃跑導致血液流通快血壓升高,他的長刀抽出來後就有一股鮮血噴湧而出,甚是恐怖。

趙晟這邊則顯得靈動多了,騎著老黃,畫戟已經被當長槍用了,一槍刺穿一個小朋友。

陳之慶一直護衛在他左右,此時也是殺的雙目通紅。

本就將近崩潰的哈爾薩人看到又是趙晟這個殺神過來,早就承受不住的小心臟徹底崩了。

根本冇人敢正麵麵對他,看到他衝那裡,那裡就是一片混亂。

很多人被前麵的自己人擋著,二話不說拿刀就砍。

可是兩條腿的步卒們如何逃得過馬王‘老黃’’’?

看著後麵已經被穿葫蘆一樣穿成串的兄弟,這些傢夥們徹底瘋了,殺人不過頭點地。

媽的年輕人不講武德,總是嚇唬我們呐!

看他那笑嘻嘻的臉蛋,怎麼越看越像地獄裡惡魔給人下油鍋前那猙獰的笑容?

好後悔,如果出征前騎馬來多好,打不過還能跑。

可是這個不是他們能決定的。

因為哈爾薩得到了西唐王的支援,連年征戰,雖然吞併了附近很多小部落。

北宮秀的實力大漲。可是草原的戰馬卻不是一時半會能變出來的,還要每年向西唐進貢一批。

雖說草原上馬匹成群,但是好的戰馬卻不是隨便拉出來一匹就成的。

好的戰馬更是需要精心培育,隻吃草的馬兒是不能成為戰馬的,有時候為了培養戰馬的血性,哈爾薩人還會餵養他們沾血的碎肉。

所以戰馬到了戰場上凶起來會用後蹄踢人,踩踏,甚至用牙咬。

因為戰馬數量有限,但是收編下來的部落人卻是很多,所以北宮秀學習西唐中原文化,編製了很多步卒。

哈爾薩的潰兵逃了七八裡地,已經剩下一半的路程,隻要跑回大營應該就冇事了吧?

正當他們加油逃跑的時候,上天又給他們來了一記重拳。

衛禁領著將近三千騎兵到了。

騎兵到場後迅速的分割包圍,將哈爾薩的潰兵劃分爲一小塊一小塊,然後就是無情地收割。

此時已經完全是一邊倒的屠殺。

很多哈爾薩人已經扔掉武器,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跑起來,彆說抵抗,誰都無法阻止他們逃跑的步伐。

但是彆說,因為這些傢夥亂跑,導致北涼軍這邊很難有大規模的殺傷。

畢竟到處都是人,漫山遍野,追起來很麻煩。

趙晟此時已經追殺了小半個時辰。

殺了多少人自己都數不過來。

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哈爾薩人被他一槍戳個透心涼。

開戰到現在將近一個小時的殺戮也是很費體力的,這會兒也是氣喘籲籲地看著前方無窮無儘的人海。

正當趙晟休息的時候,陳之慶發現了西邊的牛群。

“子雲,西麵有情況!”

趙晟扭頭看去,便見西麵大批的牛羊,瘋了似得往這邊衝。

那些牛羊,屁股後麵帶著火星子。

“二叔!!二叔!快看西麵”趙晟大聲吼著。

“媽的,老狐狸真的夠狠!全軍止步!”

經過趙晟提醒,殺紅眼的趙忠也看到了,西南方衝來了無數的火牛連帶著羊群。

他是真捨得啊,這麼多牛羊,估計夠他們一萬大軍吃上小半年了。

因為牛羊無法控製它們的前進路線,所以他根本不擔心他們衝擊進來,停下腳步,等他們過去就是。

看來這是乎爾哈赤要棄車保帥了。

捨棄這麼多牛羊好讓剩下的士卒能逃回大營。

看著從眼前奔跑而過的牛羊,趙忠忍不住額頭青筋直跳。

不是這群畜生,哈爾薩的這一萬來人今晚就留下了。

此時乎爾哈赤也從大營裡跑出來了,他一邊吩咐手下聚攏潰兵,一邊組織人手列陣等待。

等到所有潰兵都進入大營的時候,他看到趙忠列陣在前。

於是打馬向前,此時雙方部隊相距也不過幾百米的距離,趙忠也是打馬向前。

很快兩人在相對安全的距離見麵了。

“二爺好手段!這次栽了,我們心服口服。”乎爾哈赤此時也隻能對著趙忠拱手說道。

“哈哈草原之狐!名不虛傳啊,最後這一手棄車保帥玩的漂亮!”

趙忠對此次趙晟的計策能如此成功也是心中很高興,但是也佩服乎爾哈赤最後這一招牛群衝陣。

雖然此次未儘全功,但是單這一晚上估計斬殺的敵人都不下萬人了。

“二爺,此時我身後已經列好陣勢,是否要繼續闖上一陣?”

彆看乎爾哈赤此時淡定的上來對話,但是此時他緊張的一匹。

剛回到大營的士卒帶上零零散散逃回來的蒙哥的騎兵纔將近五千人!

帶上赤麵的兩千人出去了一萬五千人,回來了五千??

他們這些兵士已經排不上用場了,如果趙忠要戰,隻能靠自己身後的三千人馬,如果北宮無極能趕回來,還有兩千人馬可用。

“哈哈哈,不用擔心了,乎爾哈赤,你心裡的小九九我很清楚。

放心吧,今晚放你一馬,咱們來日再戰!走了!”

趙忠覺得今晚是不能再打了,打了一晚上此時對麵已成困獸。

如果讓他們臨死反撲,那就得不償失了。

於是瀟灑地回頭,準備帶領大軍收割剛纔那些跑瘋了的牛羊。

還不等乎爾哈赤鬆口氣,趙忠扭過頭來說道。

“哦,對了!這些牛羊就當是此戰的戰利品。還望以後戰王殿下能多送些來!哈哈哈”

麵對趙忠明顯是挑釁的語言,乎爾哈赤也隻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裡咽。

乎爾哈赤隻能這樣看著他們去收集牛羊,自己咬的一口銀牙都快碎了。

等到他們真的往回趕的時候。乎爾哈赤才一臉陰沉的回到大營。

“可惡!趙忠這個老賊!什麼時候他用兵的打法變得如此陰險了?”

乎爾哈赤回顧著此次的失敗,越發覺得趙忠此次用兵的手法不跟以前一樣。

以前他們不是冇跟趙忠對手過,可他從來都是堂堂正正,憑藉北涼軍強大的戰鬥力打正麵戰,或者用一些陽謀來讓他無計可施。

此次卻是環環相扣,一計套一計。

正當乎爾哈赤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北宮無極回來了。

帶著他一千出頭的騎兵,剛到營寨就直奔帥帳而來。

“王叔!我們也中計了!”

乎爾哈赤看他灰頭土臉,也是滿臉疑惑。

北宮無極這路偏師是繞遠道去往武都的,莫非武都真的來了援軍?

否則他們怎麼可能也中了敵人的埋伏?

“不要著急,慢慢說來。怎麼回事?

“王叔,我帶領兩千騎兵繞過馬蹄坳,冇多久看到東方火光沖天,知道是庫勒他們中計了。

於是覺得此事蹊蹺。

我也不敢再前往武都偷襲,隻能回頭想著去救援蒙哥庫勒他們。

可是我殺到馬蹄坳的時候,斜著殺出來一隻騎兵隊伍,我們敵不過隻能繞路回撤。”

北宮無極解釋道。

“看來我們忽略的一點在這裡!”

乎爾哈赤沉思片刻之後終於想明白了,被他忽略的一點。

此時蒙哥,庫勒,徹裡吉也都趕了進來。

“王,到底怎麼回事?為何西涼軍主力會出現在仙人穀?”

他們也是親眼看到西涼軍主力從馬蹄坳撤退的,不明白為何就中計了。這些人莫非是新來的援軍?

“不,其實西涼軍的主力一直都在仙人穀埋伏!

今晚偷襲的那些人,你看隻有一個打著‘方’字旗號的將軍衝殺進來。

大營外麵猛地看去是有將近一萬人馬估計是他們迷惑我們的。

這幾天白日的騷擾也是為了迷惑我們,就是為了讓我們覺得他們是在疲憊我們,然後準備夜襲!

其實一切都是為了引誘我們出營然後一步一步走入他們的埋伏圈。

一環套一環,好一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隻是這種計策不像趙忠的手段啊?”

乎爾哈赤很是不解,畢竟趙忠的作戰風格完全不是這樣的。

此時北宮無極站出來說道“當然不是趙忠!而是另有其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