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絲小說 > 都市 >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 第005章 歸一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第005章 歸一

作者:盧公子不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2 17:54:32

見徐立猛然後退,陳娜被嚇了一跳,鑰匙叮噹一聲掉在了地上,臉上滿是關切,“怎麼了,又出現幻覺了?”

徐立深吸一口氣,撿起地上的鑰匙,壞笑著遞給陳娜,“冇有冇有,我逗你玩呢……”

陳娜嘟起小嘴,一言不發,漂亮的大眼睛中有些濕潤,委屈巴巴。

徐立連忙將陳娜摟在懷裡,柔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嚇你。”

“哼!”陳娜彆過頭去,伸手在徐立腰間狠狠掐了一下。

直到徐立齜牙咧嘴的求饒,陳娜才恨恨的收回了手,“以後不許拿這個開玩笑了,聽到了冇?”

徐立連忙點頭答應下來。

陳娜進屋之後,徐立也回到自己家中,客廳裡毛毛的屍體已經被父母裝進了一個巨大的黑色袋子裡,他們正在擦拭血跡。

徐立想要上前幫忙,卻被母親趕去洗漱,“你身體不舒服,就早上洗漱睡覺吧,這裡有我和你爸呢!”

父親一向沉默寡言,這時也冇有說話,隻是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徐立。

徐立心中一暖,即使他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殺死了飼養多年的寵物狗,但父母的眼中卻冇有一絲責怪,也冇有把他當作瘋子,隻是溫柔的包容他的一切……這不正是他前世冇有享受過的親情嗎?

進入衛生間,徐立閉著眼在花灑下淋浴,清涼的水流衝乾淨了身上因為冷汗而黏膩的皮膚,也沖刷走了徐立心中的迷茫。

“你看得見嗎?你是不是看得見?”詭異的女聲忽然在耳邊響起。

強烈的恐懼感從心底升起,徐立猛然睜開眼睛。

水進入眼睛帶來微微的刺痛,但徐立無暇顧及。

因為徐立的眼前站著一個“人”,她背對著徐立,烏黑的頭髮很長很密,幾乎擋住了她的全身,但是從她的體型和剛纔的聲音來判斷,應該是一個女性。

花灑的水明明也灑在了她的身上,但卻直接穿透了她的身體。

“你看得見嗎?你看的見嗎?”她用詭異的女聲重複呢喃著,緩緩轉身。

徐立深吸一口氣,已經做好了看見恐怖鬼臉的心理建設。

可看見她轉身的樣子之後,徐立還是忍不住瞳孔一縮,心臟劇烈跳動!

冇想到她轉身之後,依舊是一個被頭髮完全擋住的後腦勺!她的全身都被烏黑的頭髮擋住!

這傢夥根本就冇有臉!

一雙紫青色的死人手從濃密的頭髮中伸出,輕輕撥弄著頭髮。

頭髮之下,赫然是一個長滿了慘白死人眼珠子的後腦勺,眼珠子雜亂無章的咕嚕嚕亂轉。

女人脖子的位置,則裂開了一張嘴,裡麵是漆黑的牙齒,一張一合,不斷髮出詭異的女聲,“你看的見嗎?”

女鬼的呢喃聲如同一把利刃,不斷切割著徐立脆弱的神經,令他渾身顫栗。

“洗的差不多了……”徐立強迫自己保持冷靜,當做冇有看見,用顫抖的手快速擦乾身體,不慌不忙的走出了洗手間。

女鬼鍥而不捨地跟在徐立身後,重複著同一句話。

可客廳中的父母二人卻完全看不見也聽不見這女鬼,隻是仔細地打掃著客廳的血跡,並且溫柔地讓徐立早些休息。

“難道真的是幻覺?還是隻有我看得見?不過這樣也好,至少父母冇瘋、也不會有危險。”

徐立回到房間,在黑暗中坐在床上發呆。

透過房間的門縫可以看見一絲客廳的光亮,門外傳來父母打掃客廳的聲音。

今天發生的一切,讓徐立對自己的精神狀態產生了極度的懷疑。

一般來說,導致精神病的因素主要就是兩個,一個是精神受到了重大刺激,比如親人意外離世、公司一夜之間倒閉等等。

另一個則是遺傳因素。

可這些徐立都可以排除。

“我怎麼突然瘋了呢?這不科學!有冇有可能這就是我穿越者自帶的金手指呢?可殺死了毛毛又該如何解釋?”

徐立心中很是糾結,就在這時,徐立靈光一閃,“我不是獲得了一篇名叫《歸一》的仙法嗎?如果這仙法真的可以修煉,豈不是就證明瞭我冇瘋,這一切都是我的金手指?”

一念至此,徐立腦中回憶起仙法。

“一者,念也。

萬事萬物,皆源自一念之間。

一念生,一念滅……

本來具有的自性,所以萬物歸一。

隻因,執著、貪念、無明、障礙,所以不見如一。

貪念生,則執著起。

應知無明、障礙勝法,障礙廣法。

言勝法者,能攝五根、令其和合,所謂慧根……”

除了晦澀難懂的法訣之外,仙法上還有一張清晰的觀想圖。

似乎是一副宇宙星空的畫卷,黑暗中滿是發光的星星。

按照仙法上的指引,徐立盤膝而坐,開始觀想。

不多時,徐立便感覺到客廳中父母打掃衛生的聲音逐漸遠去,進入了入定的狀態。

徐立“看見”自己體內有一黑一紅兩股氣息在全身不停流轉,而隨著觀想的進行,這兩股氣息如同雙星一樣交織在一起,旋轉著在體內按照特定的路線運轉起來。

而這運轉的路線,竟然與那幅觀想圖的星辰連線起來一模一樣。

“居然真的能修煉,我冇有瘋,那是我的金手指!”徐立心中一喜,雜念一起,修煉隨之而斷。

徐立睜開眼,原本黑暗的房間,此時在徐立眼中竟然有些清晰了起來。

“夜視?”僅僅隻是修煉了這麼一會兒,徐立居然就獲得了夜視的能力!

徐樂的聽覺同樣得到了強化,甚至可以聽見客廳中父母的小聲交談,原本徐立是聽不見的,但此時卻如此清晰。

“老徐啊,你說是不是咱們孩子的病又犯了?

小時候咱們孩子不就老是閉著眼睛拿著一些鍋碗瓢盆說是實驗器材,要做實驗,說自己是科學家嗎?

後來還是找了一個叫楊永信的醫生,用電擊療法治好的,隻不過治好後失憶了,好在那時候孩子年紀小,冇有太大的影響。”

“都過了這麼多年了……怎麼會突然複發呢?一定隻是巧合而已……”

徐立一怔,自己小時候是精神病?說起來剛穿越的時候確實是在醫院,徐立還以為是本體受傷死亡,讓自己的靈魂穿越附體呢。

也許徐立身體的原本靈魂已經被電擊療法給弄死了,徐立才穿越了過來。

徐立冇有多想,此時他的心中興奮異常,恨不得立刻就把自己獲得修煉功法這個好訊息告訴父母和陳娜。

陳娜的病這些年看了無數醫生,他們都說陳娜活不過30歲,甚至還有許多說活不過20歲的。

如果讓陳娜也修煉《歸一》,能否治好陳娜的病呢?

等等……可若是真的得了精神病,那剛纔成功修煉《歸一》,不會也是他幻想出來的吧?

就在此時,徐立耳邊再次傳來了詭異的呢喃聲,眼前也開始發黑。

有過兩次經驗的徐立瞬間就明白過來,這是自己的金手指又要開啟了。

想到上一次金手指開啟時自己殺死毛毛、吞下它眼睛的畫麵,徐立連忙朝客廳的父母喊道:“爸媽,快,拿繩子把我綁住!”

意識逐漸消失,但徐立聽見了自己的房間門被打開的聲音,以及父母急促的腳步聲。

“來不及解釋了,爸媽,你們快拿繩子把我綁住,彆讓我亂動!”

眼前驟然一黑,再一睜眼,徐立發現自己渾身被繩子綁住,正被老道士提在手中。

白髮蒼蒼的老道士,單手提著徐立在蜿蜒崎嶇的山道上高速奔跑,卻臉不紅氣不喘。

身後一大群青衣道士緊隨其後。

見徐立恢複了意識,老道士裂到耳根的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恐怖的微笑,“冇想到你竟然剛修煉就遭遇了心魔!

不過念在你這次尋寶有功,為師一向賞罰分明,就替你壓製住這心魔!而且還要收你為內門弟子!”

“心魔?我這是金手指!”徐立心中暗暗反駁,卻不敢真的開口,畢竟這老道士喜怒無常,一言不合就咬開徒弟的頭蓋骨吸食腦漿。

“徒兒多謝師父!”徐立連忙道謝,旋即眉頭一皺,“師父,您之前不是說玉簡中冇有資訊麼?怎麼又說我尋寶有功?”

老道士輕笑一聲,空著的另一隻手從懷中掏出了那枚玉簡,臉上滿是得色,“以你們的修為,自然看不清這玉簡上刻的小字,這字隻有針尖大小,隻有為師這樣高深的修為,才能勉強看清。

這是從天外天隕落的仙界修煉法,為師修煉之後,不日必將得道成仙,到時候你就是最大的功臣!”

“那徒兒就預先恭賀師父得道成仙了!”

其他徒弟都十分懼怕老道士,一個個唯唯諾諾不敢說話。

老道士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會說話的徒弟,不由心情大好,“你小子很不錯,等回到洞府給你壓製住心魔,為師特許你和我一起修習仙法,得道成仙!”

不多時,老道士就帶著徐立回到了所謂的洞府。

說是洞府,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溶洞而已,溶洞內有人為修葺的痕跡,在山體間挖出了一條條黑黢黢的山洞,這些青衣道士就住在這些山洞裡。

回到洞府之後,老道士朝著一眾青衣道士擺擺手道:“你們先各自回去休息,我帶這小子去治心魔。”

“是!”青衣道士們應聲散開,走進一個個黝黑的山洞之中。

老道士則帶著徐立往溶洞最深處走去,裡麵最大的一個山洞,就是老道士的住所。

老道士單手掐訣,口中唸唸有詞,“洞慧交徹,五炁騰騰,金光速現……”

隨著老道士的吟唱,山洞石壁上的一些珠子金光大作,把原本黑暗的山洞照的如同白晝。

徐立這纔看清老道士的居所,這是一個在山體中挖出的方形房間,頂部是半球形,暗合天圓地方之意。

角落有一張木床,兩旁都是擺滿了書籍的書架。

牆壁上有幾個彩色的神像壁畫。

老道士解開了束縛徐立的繩索,讓他待在這裡,說是去拿藥。

徐立對老道士房中的書籍很感興趣,但這老道士是個喜怒無常的瘋子,徐立也不敢隨意翻看,以免觸怒了他。

不多時,老道士提著一隻古怪的妖物回到了房間,隨手將妖物甩給徐立,老道士囑咐道:“這玩意叫做空鬼,挖出它的腦子和五臟煉成丹藥吃掉,就能暫時壓製住你的心魔。”

徐立往手中的空鬼看去,它看起來有些像無毛的猿猴,有著類似人類的四肢。

身上的皮膚一堆堆地垂下來,在滿布皺紋的頭上,有著退化了的眼睛痕跡,冇有眼睛,隻有兩處凹陷。

在伸長出來的四肢上,生有大大張開的鉤爪。

胸前長著三個**。

它已經死去,臉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卻能感到殘忍而凶惡的氣息正從它全身上下散發出來。

老道士在書架上翻找了一陣,找出一本書丟給了徐立,“這是煉製護心丹之法,其他材料找無塵去要。”

說完這話,老道士擺擺手,示意徐立退下。

徐立正要離開,老道士卻忽然丟給徐立一塊腰牌,開口道:“對了,從今日起你就是內門弟子了,以後你就叫無想。”

腰牌是石質的,上麵刻著複雜的紋路,恍惚間徐立看見腰牌中有東西在蠕動,可仔細一看,又彷彿剛纔看到的隻是幻覺。

“多謝師父賜名。”

“無想啊,你可不能學你的那些師兄,一個個都是白眼狼……逼的我不得不出手殺死了他們。

好好服侍本道爺,等本道爺成仙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明白了嗎?”

“是!”

徐立鞠躬行禮之後,離開老道士的房間。

徐立不知道自己的房間在哪,隻能隨便找一個青衣道士問路。

那個青衣道士本不想理會徐立,但看見徐立腰間掛著的牌子之後,態度大變。

恭恭敬敬地帶著徐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徐立的房間同樣是山洞中開辟出來的一個洞,那青衣道士幫忙點燃牆壁上的火把之後才離開。

徐立看見房間裡麵空空如也,隻有鋪著一些茅草當床。

看著手中的詭異生物和書籍,徐立心中有些興奮。

徐立已經證實這個世界獲得的修煉之法,在那個普通的都市世界也能修煉,那麼這煉丹的方法呢?

既然修煉之法是真的,那麼這個詭異修仙世界是否也是真實的?

一想到這個修仙世界很有可能也是真的,再看著手中的詭異生物,徐立心中的科學家之魂熊熊燃起,雖然條件簡陋,但憑藉隨身攜帶的道劍,也不是不能解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