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絲小說 > 都市 >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 第042章 是誰?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第042章 是誰?

作者:盧公子不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4:31:03

脖子被無塵死死掐住,徐立麵色漲紅,呼吸困難。

徐立表麵上裝作害怕的樣子,但其實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想要帶著王雯投奔浮羅宗,就要先除掉老道士,而除掉老道士之前,徐立必須先解決了無塵,否則萬一在對付老道士的過程中被無塵發現,那徐立必死無疑!

之前的徐立一直想不出對付無塵的辦法,但是現在,徐立終於找到了無塵的弱點!

“無塵師兄,修仙之路坎坷,最重天賦與氣運!

我剛修煉就遇見了心魔,天賦自然不必多說……

至於氣運,你彆忘了,師父獲得仙法的玉簡,就是我找到的!

師父視若珍寶,一直放他他自己的房間之內!我這樣集天賦與氣運於一身的弟子,師父自然願意教我仙法!

至於師兄你嘛,天賦、氣運皆不如我,你拿什麼和我爭?”

此言一出,無塵眼中的殺意更甚,“你找死!我今天就成全你!”

無塵掄起拳頭,對著徐立的胸口就是幾拳,打得徐立口吐鮮血。

“哈哈哈哈……”大量的鮮血從徐立嘴角溢位,徐立卻突然大笑了起來,“師兄啊師兄,你在我身上留下了這麼多拳印,洞府裡和你拳頭一樣大的又有幾個?來啊,殺死我吧,等師父查出你是動手殺的我,看看他會不會讓你也下來陪我!”

看著口吐鮮血還狂笑不止的徐立,無塵冷冷的收回了手,他的臉上滿是平靜,“無想師弟寧死都不肯透露仙法,看來確實是被下了禁製。狗東西,今日就饒你一命!”

無塵站起身來,一腳把徐立踢到牆邊,隨後一甩衣袖,走了出去。

徐立掀開道袍一看,胸口上滿是烏青的拳印。

但無塵隻是為了嚇唬徐立,其實並冇有下死手,這傷看起來嚴重,但並冇有傷及內臟和骨骼,隻是些皮外傷罷了。

之前徐立煉製了許多初級的丹藥,其中就有不少是療傷的丹藥,此時正好派上了用場。

而無塵之所以不殺徐立,當然不是因為拳印,畢竟隻要把徐立的屍體丟下懸崖或是沼澤,老道士又不會為了區區一個徒弟而浪費大量修仙的時間,一樣是死無對證!

無塵之所以不敢動手,其實是因為報馬爺。

之前無塵說報馬爺不在,其實隻不過是為了嚇唬徐立,報馬爺真正外出的日子,並不是今日。

這一點,徐立也很清楚。

在無塵掐著徐立的脖子上,徐立體內的氣息自動流轉,發現報馬爺就在二人身邊。

這也是徐立料定無塵不敢真的動手的原因。

在療傷丹藥的幫助下,徐立的傷勢快速痊癒,當徐立再一次吃下護心丹時,終於看見報馬爺飄出了溶洞。

不久之後,老道士在煉丹房中煉製修仙所用的丹藥,徐立則如同往常一樣,給老道士煉丹打下手。

這種高級丹藥,材料珍貴,老道士可不放心讓徐立獨自煉丹。

否則一旦報廢,各種材料又不知道多久才能集齊。

老道士和徐立都在煉丹房,報馬爺也不在。

這麼好的機會,徐立就不信無塵不心動!

徐立之前故意欺騙無塵——玉簡就在老道士房中。

但其實徐立也不知道玉簡在哪。

無塵其實也冇有全信,但這麼好的機會,無塵自然不願意錯過。

老道士幾乎不管事,一心隻為得道成仙,無塵執掌整個洞府這麼久,外門弟子幾乎都是無塵的人。

通過眼線得知老道士已經在煉丹房開爐煉丹之後,無塵帶著一名青衣道士就來到了老道士的房間之外。

無塵就站在房間之外,而青衣道士則在無塵的逼迫下走了進去。

老道士在房間中佈置了不少禁製,無塵跟了老道士這麼久,自然對於這些禁製瞭然於胸。

但是出於謹慎,無塵冇有自己動手,而是把解除禁製的方法教給了一個外門弟子,讓他來動手。

很快,房間內的禁製被全部解開,無塵和那個外門弟子在房間內一頓翻找,還真在牆壁上的一個暗格之中,找到了那枚玉簡。

……

……

“是哪個混蛋偷了本道爺的玉簡?給本道爺滾出來!”

徐立陪老道士煉完丹藥,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就聽見一聲極度憤怒的咆哮聲傳來。

這聲音洞府中的所有人都無比熟悉,正是老道士的聲音。

“洞府中的所有人,都給本道爺到洞府外集合!”

老道士一聲令下,徐立優哉遊哉地來到洞府之外。

陣陣濃鬱的血腥味傳來,翠綠的草地已經被鮮血染紅,橫七豎八地躺著不少青衣道士。

老道士下半身完全化為了一條滿是黏液的巨大黑色觸手,形象有些像是人首蛇身的女媧。

隻不過老道士觸手的尾端是一個巨大的蛇頭,此時蛇頭正張大了嘴巴,在吞嚥一具屍體。

看來為了發泄怒火,老道士已經殺死了不少人了。

觸手與老道士同為一體,吞下幾具屍體帶來的飽腹感,讓老道士的心情稍微好上了一些。

但一想到記錄著仙法的玉簡被人偷走,老道士便再度殺氣騰騰,恨不得殺死在場的所有人。

“哢嚓!”老道士提起一具屍體,鋒利的牙齒一口就咬開的頭蓋骨,哧溜溜吸食著裡麵的腦漿,“說吧,到底是誰?現在自己站出來承認,交出玉簡,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給你留個全屍!要是一會被本道爺找出來,本道爺絕對讓你生不如死!”

所有外門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麵麵相覷,鴉雀無聲,臉上滿是恐懼。

隻有徐立和無塵麵不改色,泰然自若地站在原地。

“好好好,都不承認是吧?”老道士的嘴中竟長出瞭如同毒蛇般的尖牙,就連滿是膿瘡的臉,也開始往蛇的方向變化。

“一個一個給本道爺過來,我要親自搜身!”

徐立等人一個個上前,老道士乾瘦的手在他們身上一陣摸索。

幾十個人老道士很快就檢查完畢,可是卻一無所獲。

老道士越發憤怒,渾身微微顫抖,下半身的觸手還在不斷吞噬地下的屍體,如同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寧靜,整個空氣中都充滿了壓抑的氣息。

所有人都低著頭,不敢直視老道士充滿殺意的猩紅眼眸,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惹怒了老道士,成為下一個被觸手吞噬的人。

“很好,你們很好!”老道士冷笑一聲,指著離他最近的一個外門弟子,“你,剛纔本道爺在煉丹之時,你在哪裡,可有人能證明?”

“弟子今日和有福一直守在煉丹房之外,有福可以為我證明,無想師兄應該也看見了我!”

老道士一個一個問了過去,可每個人都有相互的證明,徐立就呆在老道士身邊,自然不必多說。

徐立明知道一定是無塵所為,本以為老道士可以查出來,然後解決了無塵,可居然有數人跳出來給無塵做不在場的證據。

“冇想到無塵對外門弟子的掌控到瞭如此地步,難道我的計劃要失敗了?”徐立心中有些懊惱,無塵不除,對付老道士就存在太多變數。

就在這時,無塵忽然對著老道士拱手行禮道:“師父,這麼短的時間,賊人應該還來不及轉移玉簡,玉簡大概率就在洞府之中,不如我們這些人就留在洞府之外相互監視,由師父親自在洞府中搜查一番,也許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也未可知。”

“嗯,倒也是個辦法。”老道士點點頭,下半身的觸手如同螞蟥一樣蠕動著,帶著老道士進入了洞府。

看著老道士離去的背影,徐立雙目一凝,“玉簡不在無塵身上,確實很有可能就在洞府之中,可玉簡明明就是無塵偷的,他為何要提醒老道士呢?

難道無塵早就轉移了玉簡,或是有不被老道士找到的自信?”

徐立悄悄用餘光掃了無塵一眼,隻見他的嘴角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等等,無塵不會把玉簡藏在了我的房間,想要嫁禍於我吧?他不會以為隻要我死了,老道士早晚把仙法傳給他吧?

可我一直與老道士在一起,無塵又該如何嫁禍?

焯!這麼多外門弟子給無塵做假證據,保不齊就有外門弟子是無塵的死忠,用同歸於儘的方式指認我指使他偷玉簡!”

念及此處,徐立心中一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