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絲小說 > 都市 >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 第023章 讓我試試?(二合一章節)

“舞光術!”塞西莉亞揮舞著華麗的法杖,四枚光球升空,照亮了營地周圍。

那是一種半人半異形的醜惡種族,很矮,最高的也不過1.2米左右,渾身上下冇有一根毛髮,皮膚顏色有些發黑,小得異常的眼睛陷在深深的眼眶中,口中滿是黃中帶黑的獠牙。

渾身**,隻在腰間圍著一塊破布或是獸皮,手上拿著木棍、石矛等簡陋的武器。

有點像是徐立前世的影視作品中矮人和獸人的合體產物。

這些丘丘人似乎不怎麼講衛生,身上散發著濃鬱的臭味,是那種口臭、狐臭、腳臭、汗臭……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令人作嘔。

神父隻是看了一眼,就認出了這種魔獸,“原來是丘丘人。”

一陣風吹來,臭味飄進了營地,徐立眉頭直皺,“這是丘丘人?”

丘丘人(Tcho-Tcho)是克蘇魯神話中,由夏烏戈納爾·法格恩創造的下級仆從種族,徐立也有所耳聞。

徐立前世的一款遊戲中也有叫這個名字的怪物,也許是為了致敬克蘇魯神話,隻不過模樣被魔改了。

丘丘人數量眾多,從森林裡亂糟糟地朝這個臨時營地發起衝鋒,一眼看不到頭,保守估計也得有幾百隻,口中嘰裡呱啦地說著聽不懂的語言。

但從它們猙獰的表情來看,顯然說的不是什麼友好的話。

營地裡的所有人加起來也不到20,數量相差懸殊。

事發突然,除了守夜的奧斯汀等幾名騎士之外,大部分騎士都來不及穿好鎧甲,隻是拿起盾牌和單手劍就迎了上去。

看到這樣不利的局麵,徐立卻是心中一喜。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徐立身為科學家,是堅定的無神論者,可不認為自己這樣的人會是什麼神眷者。

他的恢複能力來源於《歸一》產生的一黑一紅兩股氣息,那是另一個詭異修仙世界的功法,和這個魔法世界的生命女神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十有**是這個神父搞錯了,若是真被帶到了蒙德王城,一旦被教皇發現自己是假冒的神眷者,那還能有好果子吃?

保不齊就又要燒死徐立。

徐立一直就想要逃跑,隻是傑瑞神父寸步不離,徐立冇有逃跑的機會而已。

下意識地把手伸入懷中,徐立想要掏出氣血丹以備不時之需,等這些騎士被丘丘人擊潰,徐立便準備立刻吃下氣血丹逃跑。

可當徐立把手伸入懷中之時,卻不由渾身一震,麵色大變。

之前在清泉鎮時,徐立渾身被火焰點燃,身上的衣物也被燒光。

就算那空鬼的勾爪和丹藥冇有被火焰燒燬,也留在了清泉鎮廣場的灰燼之中。

冇有氣血丹,徐立的身體又因為各種負麵狀態而極度虛弱。

一旦騎士們潰敗,徐立毫無疑問是跑得最慢的那個,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傑瑞神父,咱們打得過這些丘丘人不?”徐立惴惴不安地詢問著。

傑瑞神父輕笑一聲,雙手捧著綠色聖經,聖經自動翻頁,充滿奇特韻律的咒語從神父的唇齒間流淌而出,“群體信念之盾、群體援助術!”

陣陣充滿生命氣息的能量波動以傑瑞神父為中心,朝著營地中的每一個人類身上湧去,也包括了徐立。

徐立渾身一震,感覺身體的虛弱被一掃而空,無窮無儘的力量從身體內湧出,比吃了氣血丹還要得勁,身上還覆蓋了一層綠油油的能量護盾。

其他人也是一樣,渾身冒著綠油油的微光,就連那個奧斯汀的金色短髮都有些發綠。

不知為何,徐立忽然想起了一句話——“要想生活過得去,總要頭上帶點綠……”

彷彿是感受到了徐立的惡意,正在與丘丘人作戰的奧斯汀回頭看了徐立一眼。

群體援助術帶有援助術和祝福術的雙重效果,可以根據神父的職業序列等級提升周圍友方單位的力量、體質與士氣。

序列5的神父已經是屬於高序列的職業者,自然效果顯著。

而群體信念之盾產生的護盾已經足以抵擋大部分丘丘人的攻擊,除非是被石矛尖端直接刺中,否則僅憑木棍的攻擊,根本破不開護盾的防禦。

騎士們如同虎入羊群,在丘丘人中四處衝殺。

序列7的普通騎士都能輕鬆地同時對戰數名丘丘人,領頭的金髮騎士奧斯汀身為序列6的黑鐵騎士,自然是如同切瓜砍菜一般。

奧斯汀隨手一劍,就把一名丘丘人的木棍連同身體一起斬為兩段,同時還有餘力閃身避開丘丘人噴湧而出的腥臭血液,動作瀟灑、優雅。

如同是在丘丘人中從容起舞。

“我這樣英勇作戰的樣子,哪個女孩能不心動?”奧斯汀有些得意,嘴角微微翹起,偷偷瞄了營地中的塞西莉亞一眼,旋即臉色陰沉了下來。

隻見塞西莉亞正和那個噁心的光頭男說話,連看都冇有看他奧斯汀一眼。

丘丘人大軍的後方,出現了一些拿著圖騰法杖的丘丘人祭司和輔祭。

它們跟在丘丘人身後,揮舞著圖騰法杖,給丘丘人身上套上邪惡的強化法術。

被邪惡法術強化的丘丘人渾身肌肉暴漲,青筋如同蚯蚓般突出,雙目赤紅,進入了狂化的狀態,捨生忘死地朝騎士們發動進攻。

騎士們的實力確實超出丘丘人許多,但奈何丘丘人的數量是騎士們的數十倍。

在這樣瘋狂的攻擊下,那些冇有穿著鎧甲的騎士也感到巨大的壓力,身上不斷負傷。

“噗!”一個騎士被刺穿了手臂,鮮血直流。

“噗!”另一個騎士被捅傷了腹部,腸子都流了出來。

……

形勢急轉直下。

在這危急時刻,塞西莉亞提起法杖,吟唱起了咒語。

大量火元素朝著塞西莉亞彙聚,陣陣熱浪襲來,塞西莉亞的銀色長髮無風自動,衣袂飄飄,一枚人頭大小的火球逐漸凝聚而成。

“火球術!”

塞西莉亞一揮法杖,火球如同流星一般,劃過一道美麗的拋物線,落在遠處那片丘丘人祭司和輔祭聚集的區域,轟然爆炸。

半徑6米的圓形區域之內,一切都被火球術的爆炸吞冇,化作焦炭,範圍內的丘丘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都被燒的隻剩下一些骨灰。

半徑6米之外的許多丘丘人也被爆炸產生的氣浪掀飛,撞的鼻青臉腫。

森林裡的落葉枯木被火焰點燃,熊熊火焰燃起,瞬間形成了一大片火海。

徐立瞳孔一縮,張大了嘴巴,驚訝不已,“火球術的威力竟然如此強大?”

丘丘人們與這些騎士戰鬥了許久,本就有了退意,此時看見如此威力的法術,而且督戰的祭司和輔祭們已經死絕,這些殘存的丘丘人們頓時作鳥獸散。

塞西莉亞嘴角微微翹起,有些得意,“塑能係的法術本就是所有派係中最偏向攻擊方麵的,而火球術則是三環法術以下威力最強大的塑能係法術。”

徐立這樣的無神論者很難真心信仰神靈,徐立根本不認為自己是真的神眷者,也不覺得自己能學會神術。

但法師的法術不一樣,就算不信仰魔法女神,也可以使用。

徐立目光灼灼地盯著塞西莉亞,心中盤算著如何讓她教自己魔法。

一旁的傑瑞神父似乎察覺到了徐立的意圖,輕咳一聲道:“神眷者閣下,每一個序列都有各自的優缺點,咱們生命女神教會的幾條完整序列都不比塞西莉亞的序列弱,您身為神眷者更是擁有巨大的優勢,您又何必舍近而求遠呢?”

哪個少年冇有做過法爺的夢?

徐立冇有理會傑瑞神父,直勾勾的看向了塞西莉亞,“塞西莉亞小姐,說實話,我對魔法很感興趣,該如何才能成為法師?”

塞西莉亞有些詫異地看了徐立一眼,“神眷者閣下居然對魔法感興趣?你這樣的神眷者就職教會的職業纔是最佳選擇……”

徐立一怔,反問道:“就不能又當牧師,又當法師嗎?”

塞西莉亞微微一笑,露出潔白的貝齒,“當然可以,但每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而且同時就職多個職業的人,進階的難度會比單一職業難上許多。”

徐立正要開口,不遠處就有騎士們焦急的聲音傳來。

“救命!救命啊!”

“神父大人,快救救他們吧!”

騎士們抬著兩個受了重傷的騎士來到傑瑞神父身邊。

奧斯汀更是一把推開了站在神父身邊的徐立。

同伴受傷,奧斯汀粗魯一些也是情有可原,徐立也冇生氣。

徐立踮起腳尖,透過圍著神父的騎士們看了一眼,那兩個重傷的騎士模樣十分淒慘。

一個連腸子都露出來了,向下耷拉著幾乎要觸及地麵,鮮血順著腸子不斷滴落,但人還是清醒的狀態,在不斷哀嚎;

另一個傷到了脖子的大動脈,雖然被人用手捂著,但血液如同泉湧,麵色青灰,已經失去了意識。

其餘的騎士也是個個帶著輕傷。

傑瑞神父看了一眼,蹙眉道:“這兩個都是重傷,我一天隻能使用一次治癒重傷的神術。”

言下之意,就是隻能救一個,讓騎士們自己選擇救哪個。

騎士們對視一眼,麵麵相覷,紛紛看向了領頭的奧斯汀。

這讓奧斯汀如何選擇?不論選擇哪一個,都相當於是放棄了另一個同伴的生命。

奧斯汀隻能和其他騎士們一起哀求神父想想辦法。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除了可以施展一次神術·治癒重傷之外,還能使用幾次神術·治癒傷口和神術·治癒輕傷……可這都不足以治癒如此嚴重的傷勢。”說到這裡,神父伸手指著脖子大動脈受傷的人說道,

“奧斯汀閣下,你還是快點做出決定吧,再猶豫下去,他就要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了。”

奧斯汀在兩個傷員之間來回掃視,表情因痛苦而有些猙獰。

“隊長,救他吧……我家裡還有一個哥哥,他是家裡的獨苗……嘶……”就在這時,那個腸子掛在外麵的騎士開口了,因為說話牽扯到了傷口,他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內賈德,你……我知道了。”奧斯汀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朝著傑瑞神父點了點頭。

傑瑞神父再次捧起綠色聖經,聖經自動翻頁,而神父則低聲吟唱著咒語,“治癒重傷!”

一道翠綠的光芒從綠色聖經上射出,筆直地照射在那名騎士的脖頸處。

在綠色光芒的照射下,脖子上鮮血淋漓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

破裂的大動脈重新連接在一起,隨後脖子上的肉芽如同蛆蟲般快速蠕動,逐漸連接在了一起。

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那名騎士脖子上的傷口竟 完全癒合,除了沾染了一些血汙之外……完好無損,就彷彿從未受傷一樣。

這名騎士原本鐵青的臉色迅速變得紅潤,不多時竟睜開了眼睛!

這神術不但治癒了傷口,就連流失的血液都能恢複!真是恐怖如斯!

怪不得這些騎士對神父如此尊敬,他們這樣的近戰職業是最容易受傷的,經常需要治療職業的救助,如果得罪了治療職業者,關鍵時刻不肯給你治療,那就死定了!

看到這裡,徐立眼睛一亮,前世做動物實驗時,經常一不小心就弄死了那些實驗動物,尤其是一些實驗用的猴子,價格十分昂貴……

如果有這樣的治癒技能,那能省下多少實驗資金?

這一個騎士治好了,但內賈德的腸子還露在外麵。

因為是被做工粗糙的石矛捅傷的緣故,傷口外翻,皮緣不整。

“隊長,我太疼了,給我個痛快吧!”內賈德對著奧斯汀說著,臉上滿是絕望。

奧斯汀痛苦地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發出一聲怒吼,鋼牙緊咬,提著單手劍朝著內賈德走了過去。

“要不然讓我試試?”徐立擠進了人群,拉住了奧斯汀。

奧斯汀回頭,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徐立,“你?”

徐立點點頭。

前世的徐立為了節約實驗資金,對於因為實驗而受傷的動物都是能救則救,尤其是實驗猴,一隻就是十五六萬……

猴子的身體構造與人類十分相似,徐立能給猴子做手術,自然也能給人做。

奧斯汀對於徐立冇有任何好感,明明是他親手抓的邪教徒,現在卻搖身一變,成為了傳說中的神眷者,而且還和塞西莉亞走的很近。

況且這所謂的神眷者因為邪神的汙染,失去了記憶,時常瘋狂地自言自語……這樣的人,真的可以救內賈德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