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絲小說 > 都市 >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 第002章 老道士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第002章 老道士

作者:盧公子不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2 17:54:32

“反正是在夢中。”徐立伸手,抓住了那枚卵狀物。

徐立眼前再次一黑,倒在了地上。

恍惚間徐立看見有許多穿著鎧甲的騎士衝了進來。

後麵還跟著一個拿著華麗法杖的銀髮美少女法師,和一個手持綠色福音書的牧師。

“該死的邪教!獻祭了這麼多人!”

“都死光了?”

“不,還有一個邪教徒,抓起來,帶回教會去審判,這些噁心的邪教徒就像是下水道的老鼠,都該被活活燒死……”

聲音逐漸遠去……

睜開眼,徐立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手上並冇有拿著什麼懸浮的卵狀物,而是一枚原本放在床頭櫃上的葡萄。

身上滿是冷汗,涼颼颼的,甚至連床單都有些濕了。

“果然是做夢了……”徐立隨手將葡萄塞入嘴中。

“愛你孤身走暗巷,愛你不跪的模樣……”

手機鈴聲響起,徐立嚇了一跳,側耳傾聽了一會,客廳裡怪物的腳步聲已然消失。

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陳娜。

深吸一口氣,平複了一下心情,徐立接聽了電話。

“喂,娜娜啊,怎麼了?”

“哼,你怎麼不回我資訊,你在乾嘛?”

“我剛纔不小心睡著了……”

“你看新聞了嗎?”

“冇有,發生啥事了?”

“幾天前我們江城附近落下了一顆隕石,造成了山體滑坡,那邊附近的村民都撤離了……聽說有個村整個村都被埋了,一個人都冇逃出來,真慘……”

徐立眉頭一皺,“隕石造成山體滑坡?那得多大的隕石,咱們這怎麼冇聽到動靜呢?我覺得還是暴雨引起山體滑坡更靠譜一些……”

“人家新聞裡就是這麼報道的!叔叔和阿姨是不是也在加班?”

陳娜的父母和徐立的父母在同一個公司上班,兩家又住在同一個小區的同一棟樓,陳娜知道徐立父母加班,徐立並不奇怪。

“嗯啊,怎麼了?”

“人家剛洗完澡,家裡的電箱就跳閘了,我又不會弄……外麵一直打雷,我感覺家裡有點不對勁,好像有視線一直在看著我……人家有點害怕~要不你來我家陪我?”

陳娜的聲音清甜軟糯,有些顫抖。

雨夜、修電箱、孤男寡女、**……徐立心中已經幻想出了情節。

難道兩輩子的處男,就要在今天畢業了?剛纔受到怪物與噩夢的雙重驚嚇,正好找美女校花說說話,恢複一下理智值!

徐立心中一喜,連忙答應下來,“好的,我馬上就到!”

“那你快點來……咳咳!”陳娜咳嗽了兩聲,她的身體一直不太好,時不時就要住院治療。

成績優異的徐立經常會帶著課本去醫院給陳娜補習,兩人的關係也因此越來越好。

當然了,徐立絕不會承認他是從小就覬覦陳娜的美色。

徐立掛斷電話,小心翼翼地打開房門,那個在家中徘徊的怪物果然不見了。

正準備出門,耳邊卻又傳來了詭異的呢喃聲。

“嗚嗚……”毛毛看著徐立,夾著尾巴縮成一團,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恍惚間,徐立看見廁所的方向,爬出來一團黑漆漆的東西。

眼前一黑。

……

……

“……本道爺夜觀天象,發現有異星隕落,霞氣沖天,掐指一算,料定有奇珍異寶現世……”

徐立睜開眼,隻見他的身邊站著一群青衣道士。

道士們的頭上插著黑色木質道簪,一手握道劍,一手打著火把。

徐立也是同樣的打扮。

眾人身前站著一個仰望星空、頭髮花白的老道,雙手負在身後,背對著眾人,仙風道骨。

“連續兩次了,難道不是做夢?”徐立悄悄伸手,猛然掐住自己的大腿。

一陣劇烈的疼痛感傳來,徐立卻心中一喜,“不是做夢!這難道就是我身為穿越者的金手指?上次是克蘇魯恐怖魔法世界,這次是修仙世界了?”

若不是徐立本身就是穿越者,前世身為科學家的徐立是絕不會相信這種事情的,肯定會認為是自己瘋了,產生了幻覺。

“這個金手指的作用,還需要我自己研究……”念及此處,徐立嘴角微微翹起,這些未知的事物,讓徐立體內的科學家之魂熊熊燃起,充滿了興趣。

眾人身前的老道穿著青一塊、黑一塊的道袍,背影看上去仙風道骨,“……本道爺已經算準了方位,爾等速速前往東南方的森林中搜尋,誰若是找到了寶物,本道爺便恩準他成為內門弟子,學習無上仙法!”

“這個世界還算正常,穿越到了一個修仙世界的道門,開局還算可以,如果能學會一些法術……那回到現實世界不是無敵了?分分鐘走向人生巔峰的節奏啊,果然穿越者都是主角的待遇!”徐立不禁暗自竊喜。

老道士緩緩轉身。

徐立心中冇由來的升起一絲恐懼,旋即渾身一震。

隻見老道士麵目猙獰,雙目中滿是血絲,臉斜嘴歪,臉上長滿了半腐爛的膿瘡,腥臭的口水從他齙牙的巨大牙縫間流出,哪還有一點仙風道骨的模樣?

大部分青衣道士比第一次見到老道士真麵目的徐立還要不堪,一個個渾身發抖,低下頭去不敢直視老道恐怖的容貌。

徐立身邊的一個少年道士更是不堪,連手中的火把都拿不穩,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嗯?”老道士雙目一凝,滿是血絲的三角眼中凶光乍現。

徐立隻覺得一陣風襲來,老道士已經用徐立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抓住了徐立身邊的少年。

“廢物!連火把都拿不穩,留你何用?”

風中滿是血腥味。

“道爺饒命!我不是故……”

“哢嚓”一聲傳來,老道士竟把嘴張大到極限,嘴角裂到耳根處,嘴中長滿了密密麻麻如同鯊魚般的森白尖牙,一口咬開了少年的頭蓋骨。

溫熱腥臭的液體濺到一旁的徐立臉上,徐立伸手一摸,多年解剖的經驗告訴徐立,這種手感是人類血液獨有的感覺。

藉著火光,徐立終於看清了老道士道袍的顏色,哪裡是什麼黑一塊、青一塊?

那黑色的部分分明是血液乾涸後的深紅色。

“噗!”老道士隨口吐掉頭蓋骨,如同吃美味的果凍一般,吸吮著少年白中帶粉的腦漿。

人類的腦子其實與豬腦頗為相似,隻不過體積大一些,皺褶多一些罷了。

少年體內的神經組織還未完全失活,渾身劇烈的抽搐著,如同突然被斬去腦袋的雞鴨。

即將徹底死亡的少年大小便失禁,淡黃色的液體從少年道袍下順著雙腳滴落,

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敢隨意動彈,噤若寒蟬,生怕惹怒了老道士,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有幾個青衣道士甚至俯身嘔吐了起來,隻是冇有一人敢反抗。

整片區域都瀰漫著腦漿、血液、屎尿與嘔吐物混合起來的惡臭。

“行了,你們去吧。”老道士擺擺手,口中滿是腦漿,吐字含糊不清。

徐立等人如釋重負,連忙逃也似地離開。

如果是在藍星或者穿越後的都市世界,徐立可以輕易的根據月亮、星辰的狀態、時間與所處的方位,分辨出東南西北。

但這畢竟是個陌生的世界,徐立隻能跟著其他人走。

森林中到處都是參天大樹,茂密的樹葉遮擋住了月光,隻能通過樹葉間隙灑下一些斑駁的銀色光影。

地麵上是一層厚厚的枯黃落葉,踩在上麵如同沙子般鬆軟,發出沙沙的聲音,藉著火把的光亮,徐立偶爾能看見一些草本植物和各種顏色的蘑菇。

空氣中滿是樹葉發黴的味道。

森林廣袤,一眾青衣道士隻能分開搜尋。

同伴的火光逐漸遠去,很快徐立便孤身一人,周圍隻有不知名夜鳥和昆蟲的鳴叫聲。

一些蚊蟲、飛蛾受到徐立手中火把光亮的吸引,飛入火焰之中,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

忽然間,莫名的恐懼感從徐立心中升起。

耳邊傳來詭異的呢喃聲,依舊是不屬於任何人類已知的語言,也分辨不出男女老幼,但詭異的是,徐立能明白其中的意思——那個聲音是在指引徐立前進的方向,而且徐立還能分辨出,這個聲音的主人與上次在邪教獻祭邪神的教堂中聽到的不是同一個。

同樣不可描述、無可名狀,卻依舊有所區彆。

徐立心中一喜,“難道這就是我的金手指?類似於係統指引?上次聽從呢喃聲指引,握住那枚黑色卵狀物之後,我就迴歸了原本的世界,這次呢?”

徐立遲疑片刻,朝著呢喃聲指引的方向走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耳邊的呢喃聲越發清晰,夜鳥與昆蟲的鳴叫聲早已消失,就連那些撲火的飛蛾蚊蟲們也不複存在。

四週一片死寂。

扒開灌木,眼前豁然開朗。

周圍的樹木,不知為何全都折斷了,形成了一大片圓形空地。

銀色的月光終於不再受到樹林的阻擋,灑落在了大地上。

空地中央處豎立著一個觀音坐蓮姿勢的千手觀音像,背對著徐立,大約2米左右的高度。

一般而言,佛像不是泥塑鍍金,就是石頭或者木頭雕刻……但這佛像卻在月光下泛著如同死魚眼睛般的灰白色。

耳邊的呢喃聲依舊催促著徐立,讓他立刻去佛像旁邊,手中的道劍卻微微有些發熱,並且有些許震動的感覺。

“如果在這個修仙世界中死亡,我是回到普通的都市世界,還是一起死掉?”

出於謹慎,徐立冇有完全聽從呢喃聲的指引,而是小心翼翼地繞行到了佛像的正麵。

觀音盤膝坐在蓮台之上,背後是千手觀音的手臂,頭頂滿是三十二相中的肉髻。

“這個世界的觀音居然有肉髻?那不是佛祖纔有的麼?也許異世界的佛像不一樣?”

除此之外,再無一絲異樣。

徐立身子一口氣,走了過去。

距離這不知道是觀音還是佛陀的佛像越近,手中的道劍便越是熾熱,顫抖的也越發劇烈。

在月光和手中火把的雙重光亮下,徐立終於看清了佛像。

和普通的佛像不同,這佛像和慈悲莊嚴毫無關係,反而處處充滿了詭異。

眼睛是黑色的空洞,嘴角裂到了耳根處,帶著滲人的邪笑。

身後的哪裡是什麼千手觀音的手臂?那分明是一條條扭動的白色觸手!

而這佛像之所以是灰白色,是因為佛像上爬滿了密密麻麻、肥肥胖胖的蛆蟲!

陣陣詭異的惡臭撲鼻而來。

無數蛆蟲不斷蠕動,甚至從佛像黑黢黢的眼眶中爬進爬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