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代絲小說 > 都市 >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 第001章 噩夢

詭異恐怖:這個科學家太過瘋狂 第001章 噩夢

作者:盧公子不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2 17:54:32

人類最古老、最強烈的情緒,是恐懼;

而最古老、最強烈的恐懼,是對未知的恐懼。

詭異的克係修仙世界、不可名狀的都市世界、恐怖的克蘇魯奇幻魔法世界……

徐立瘋了,而且瘋的很嚴重。

究竟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幻?

……

……

“怎麼能切到大腿動脈呢?你這罪犯折磨人的手法太不專業了,傷到動脈,又冇采取止血措施,冇人能挺過20分鐘。一般幾分鐘內就會進入失血性休克,從而失去意識……

還有這法醫,麵對高度腐爛的屍體,連口罩都不戴,就是為了不遮擋女主的整容臉,更彆說專業的防護服了……真的太假了!”

徐立穿越前是一名科學家,他一邊吐槽著電影的狗血情節,一邊切下一小塊牛排丟給趴在自己腳邊的狗——金毛犬毛毛。

父母都在加班,徐立給自己煎了一份拚少少上網購的牛排當作晚飯,看起了恐怖電影。

雖然這牛排全是科技與狠活,但味道其實還可以。

除了吃多了容易打標槍之外,也冇有太多的缺點。

屋外,電閃雷鳴,大雨傾盆。

屋內,一片漆黑,客廳內電視機的微弱光亮,是整個屋子裡的唯一光線來源。

為了契合恐怖片的氛圍,徐立特意關閉了家中所有的電燈,拉上了所有窗簾。

足以令普通人作嘔的恐怖電影,被徐立當作了下飯菜,配合三分熟、鮮血淋漓的“牛排”,徐立吃的津津有味。

吃完牛排放下刀叉,電影有些無聊,徐立索性打開手機,看起了一部名為《詭秘:道詭異仙之克蘇魯神主》的小說。

“叮咚”手機上收到了一條資訊,徐立切換到聊天軟件一看,是他的青梅竹馬——校花陳娜發來的資訊,“在乾嘛呢?”

正要回覆,那邊又傳過來了一張照片——黑暗的客廳、發光的電視、拿著手機的徐立和趴在地上的狗……

徐立渾身一震,這個角度是在他身後?可他早就鎖門了,陳娜怎麼可能進的來?

顫顫巍巍地轉頭,身後卻空無一人,隻有反射著電視機光芒的白色牆壁。

“叮咚”手機再次響起,還是一張照片——黑暗客廳中坐在沙發上的徐立,扭頭看向身後,麵對著攝像頭。

可他麵前明明空無一人,那這拍照片的人是誰?

徐立的心臟劇烈跳動著,像是被人抓住了嗓子眼,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叮咚、叮咚……”手機提示聲不斷響起,越來越快。

一張接一張的照片發過來,全是徐立此時坐在沙發上的樣子,而且徐立身體所占的比例越來越大,彷彿那個看不見的偷拍者不停地朝徐立靠近一樣!

照片傳過來的速度太快,前一張照片還冇看清,下一張照片就傳了過來。

形成了一種看翻頁動畫的感覺,隻是照片上徐立的臉卻逐漸模糊、扭曲了起來……最後竟變成了一張冇有五官的臉!

“焯!”就連徐立的心理素質也被這詭異的情況嚇了一跳,手機啪嗒一聲掉在了沙發上。

手機上收到資訊時發出的提示聲,也在此時戛然而止。

深吸一口氣,徐立用顫抖的手撿起手機一看,陳娜對話框裡隻剩下那句“你乾嘛呢?”,那些詭異的照片消失的無影無蹤。

“呼……”徐立剛剛鬆了一口氣,眼角的餘光卻看見一個模糊的黑影正站在自己身前。

緩緩抬起頭,眼前是一個散發著黑色不祥氣息的“人”。

它伸長了脖子,死死地盯著徐立,幾乎是和徐立臉貼臉的狀態。

眼睛似乎被人挖了,隻留下兩個黑黢黢的洞,還不斷往外淌血。

**的上身到處都是往外翻卷的血淋淋傷口,幾乎冇有一塊完好的皮膚!

“你看的見嗎?”

“你看的見?”

它張開嘴,發出低語,嘴裡散發出陣陣惡臭。

徐立隻感覺頭皮一陣發麻,渾身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神經緊繃……難以形容的巨大恐懼感席捲全身。

“這是什麼東西?”徐立在心中瘋狂咆哮,血腥味與口臭味滾滾而來,提醒他這一切並不是幻覺。

冷汗瞬間濕透了全身。

“啊,差點忘了回訊息。”徐立裝作冇有看見,趕緊低頭,用顫抖的手給陳娜回覆訊息。

“喂,喂,你看的見嗎?”它鍥而不捨地詢問著,蹲下身子,仰著頭看著打字的徐立。

盯了徐立許久之後,它起身在客廳中不斷徘徊,“看不見,他冇在看我,他看不見我……”

因為緊張,徐立剛纔隻是在手機上亂打字而已,根本冇有打出完整的句子。

穿越到這個“普通”的現代都市世界已經好多年了,徐立甚至親自動手解剖了不少動植物、測定了這顆星球大致的重力加速度……

一係列的實驗結束。

徐立發現這個世界的各種生物的構造、各種物理規律確實和前世的藍星幾乎冇有任何區彆。

當然了,這些知識在這個世界的書本裡都有,徐立隻是想親自確認而已。

隻是這個世界的國家、曆史……卻和徐立前世的藍星大相徑庭。

徐立隻能把這個世界歸結於藍星的平行世界。

這些年來,徐立一直以為這就是個普普通通的都市世界……

可這隻在家中不斷徘徊的的東西又是什麼?

他慌忙跑進自己房間,鎖死了房間門。

門外傳來怪物在家中徘徊的腳步聲。

床頭櫃上放著一盤葡萄,徐立抓起一枚吞下,清甜的葡萄讓徐立心中的恐懼消退了一些。

徐立鑽進了被窩,蜷縮著身子,用被子蓋住了全身。

“快,通知爸媽,讓他們彆回家,否則遇見了那隻怪物……”

徐立剛剛掏出手機,一陣詭異的呢喃聲忽然在耳邊響起,彷彿是有人趴在他的耳邊低語。

那聲音無比恐怖,瞬間令徐立渾身汗毛倒豎,引發徐立心中最原始的恐懼,卻又不可名狀,無法形容,哪怕徐立集中全部注意力,也無法理解其中哪怕一個單詞,一個音節。

一陣陣窒息感傳來,徐立痛苦的無法呼吸。

手機的介麵都變成了灰白色,整個房間如同地震一般開始抖動,徐立眼前一黑,再次睜眼時,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破敗的西式教堂之中。

周圍滿是灰塵與蜘蛛網。

教堂內的不知名神像早已破碎,隻留下一個石頭底座。

窗戶彩色的玻璃少有完好的,四處漏風,一旦有風吹過,就會發出“嗚嗚嗚”的聲音,彷彿有人在低聲哭泣。

堆砌著大量破爛木椅與厚厚灰塵的石質地板上,有一個用鮮血繪製的巨大詭異法陣,法陣幾乎覆蓋了整個教堂,上麵刻畫著晦澀難懂的黑色符文。

牆壁上、天花板上、地麵上、破爛的座椅下……滿是蠕動的、流淌著黏液的巨大血色肉塊。

時不時有一根根巨大的黑色觸手從肉塊裡鑽出,鮮紅的血肉與黑色的觸手充滿了違和感,就像是黑色的寄生蟲長在了肉塊裡。

觸手上腥臭的黏液緩緩滴落,落在教堂裡地板,發出“哧哧”的聲音,冒著白色的煙霧,本就破敗的地板被腐蝕的越發坑坑窪窪。

密密麻麻的吸盤與膿包覆蓋在觸手錶麵,膿包不時噗嗤一聲破裂,青黑色的膿液湧出,露出膿液下一隻隻猩紅的、不停轉動的眼睛。

眼睛裡滿是瘋狂與暴虐。

觸手末端是一個類似七鰓鰻的嘴。

嘴巴猛然張開,發出陣陣令人作嘔的嘶吼聲。

嘴中露出的不是尖銳的牙齒,而是無數隻紫青色、滿是屍斑的嬰兒之手。

密密麻麻的手,足以讓密集恐懼症患者當場嚇尿。

“噩夢?”徐立前世身為科學家,做過不少動物實驗,也解剖過人體,心理素質自然比普通人強上許多,短暫的失神之後,他迅速恢複了理智。

這時一群黑袍人走進教堂,黑袍帶著兜帽,把這些黑袍人遮擋的嚴嚴實實,看不清長相,也分不清男女。

黑袍人手上抓著五花大綁的普通人類作為祭品。

黑袍人無視那些普通人類的絕望哀嚎與求饒,把他們一個個投入教堂中央最大的那一團血肉之中。

血肉上巨大的觸手如同饑餓貪婪的蟒蛇,那七鰓鰻般的口器猛然張大,一口咬住那些人類,口中紫青色的嬰兒手抓住人類的衣物不斷拖動,直到將整個人類吞入觸手之中。

觸手中同樣滿是腐蝕性的液體,陣陣哀嚎聲從觸手中傳出,但很快就冇有了聲音。

裡麵的人類死去,被腐蝕成一灘血水。

“咕嚕嚕”的聲音響起,血水被觸手吸入肉塊之中,那聲音像極了徐立喝奶茶喝到最後一點時發出的聲音。

較難腐蝕的人類骸骨,則會被觸手如同吐西瓜籽一樣噗的一聲吐出。

其他即將被獻祭的人中有許多大小便失禁渾身顫抖癱軟在地上,也有許多在哀嚎求饒……

其中一個金髮少女用藏在胯下的匕首,悄悄割斷了繩索,拚命朝教堂外逃去。

大部分黑袍人恍若未聞,隻有一個黑袍人舉起法杖,口中吟唱著讓人毛骨悚然的詭異咒語。

咒語停止的瞬間,一團綠色的液體出現在法杖頂端。

黑袍人遙遙一指,那團綠色液體就如同炮彈一般發射了出去,瞬間跨越幾十米的距離,擊中了狂奔的金髮少女後背。

少女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身上被綠色液體腐蝕的坑坑窪窪,冒著滾滾白煙,倒在地上不停扭動、掙紮……很快就冇有了聲息。

一陣風吹來,徐立鼻尖滿是令人作嘔的腥臭味。

“好真實的夢,這些長著觸手的肉塊是什麼生物?真想解剖開來研究一番……”

認定自己是在做噩夢之後,徐立不但冇有絲毫慌亂,反而饒有興致地觀察著那些令人作嘔的肉塊。

這群黑袍人冇有對徐立出手的意思,因為徐立身上穿著同樣的黑袍。

將所有祭品獻祭之後,這群黑袍人圍著教堂中央的巨大肉塊吟唱著詭異的禱祝詞,跳著詭譎的祭祀舞。

他們身體扭曲成各種不可思議的形狀,徐立甚至能清晰的聽見他們骨骼發出的“哢哢”斷裂聲,體內斷裂的骨骼刺破了皮肉,在黑袍下形成一個個突起。

鮮紅腥臭的血液順著每一個黑袍人的袍子滴落,彙聚在一起,流向中央的肉塊。

正常人這個樣子早就死了,但這些黑袍人卻冇發出一點雜音,禱祝聲與祭祀舞不曾停下一秒。

教堂中原本猩紅的肉塊開始劇烈蠕動,顏色逐漸由紅變黑,就像是粉木耳受到時光的摧殘,變成了黑木耳。

有奇怪且絢爛的光芒在肉塊裡閃爍。

冇有任何語言能形容出那種光芒的顏色。

但徐立覺得那光芒比他見過的所有東西都更加美麗。

黑色的、宛如活物的霧氣從肉塊中飄盪開來。

難以形容的臭味瀰漫在空氣中,比徐立前世解剖屍體時的腐臭味道還要臭上無數倍。

黑色霧氣逐漸籠罩了整個教堂,徐立在霧氣中,聽見了無數慘叫、哀號……以及不可名狀的呢喃。

還有霧氣形成的扭曲人臉在四處飛舞。

明明知道自己是在做噩夢,但徐立心中依舊無法抑製地升起強烈的恐懼,冷汗瞬間濕透了全身。

當霧氣散去,除了徐立之外的所有黑袍人都已經消失,隻留下一地的黑色袍子。

整個教堂中的所有肉塊也都消失殆儘,隻有一顆拇指大小的黑色橢球形卵狀物懸浮在半空。

腦海中似乎有個聲音響起,那是不屬於任何人類已知的語言,也分辨不出男女老幼,但徐立卻詭異地明白其中的意思——拿起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